服务电话:133921763
当前位置: 开奖结果 > 香港官方网站开奖结果 > 正文

笑眯眯的洪老头

发表时间: 2019-03-04

张蛰

洪主任五十多岁,很瘦,瘦得像柴禾棒子,腮下无肉,两边都凹下去一个大坑,下巴透尖。他眉毛有些淡,眼睛却大,目光柔和。与我们的班主任李仲连老师一天到晚虎着脸不一样,洪主任一天到晚满脸荡漾着笑意,连一个人走在路上都是笑眯眯地看树看草看学生,这让有些谢顶的他显得很亲切。我们都乐不可支地叫他洪老头。

洪主任是教务处的主任,具体教哪个学科我们还真不知道,我们缺历史老师他教历史,我们缺政治老师他教政治,我们地理老师请假了他也代地舆,据说他还给高一的学生代物理,有一阵子他还在我们班上过语文课后就去隔壁班上数学课。但更多的时候我们看他啥课也不教,背着手笑眯眯地在学校里瞎转悠,到学校大白杨树下站站,到学校池塘边晃晃,到学校麦地、黄瓜地、辣椒地、冬瓜地、茄子地、白菜地和萝卜地里走走,顺手捡个垃圾什么的。打铃的王老师有事的话,他也打铃,洪主任打铃比王老师悠扬,那铃声听起来像他的脸笑眯眯的。当然他转得最多的地方是咱们的教室跟伙房,还有宿舍。

我们刚读初中那会儿,作业很少,自习课很多,老师上课很随便,真有事给学生一句上自习就行了,有时来不迭说让学生空等一堂课也是有的。有一次政治课没人来我们也没当回事,结果在下一次课上政治老师居然主动交待,他说上次没来上课是天下雨我在宿舍睡过分了,校长喊我来上课,我只好说下雨就算了。秦老师是睡过火,张老师可能是忘了,赵老师可能是上街碰到熟人话说多了,反正我们的自习课良多,需要老师来坚持纪律,不然我们总是讲话,声音还很大,有时还有人在教室里前后追赶嬉闹。这种时候来巡查检查的没别人,就是校长、李仲连老师、洪老头三个。校长巡视总是使劲地推开教室前门,眉头皱成一副非常头大的表情,摆着双手让我们宁静。李仲连老师是我们班主任,他爱好在教室前后的玻璃窗外悄悄地监视,看看都是谁在犯弊病,谁犯的错误最重,记下来后再森严地敲窗户喝令咱们安静,有时也用手指向某个人再使劲一挥,意思是要那个人出去。闹笑话的时候很多,因为我们不是每次都清楚他到底指的是哪个人,所以经常发生有人出去了又被训回来换人的情况。洪主任与他们都不同,老头老是笑眯眯地微微推开后门,笑眯眯地说:“又说了,我在教务处门口就听到你们在叽叽喳喳!”而后笑眯眯地在教室走一圈,看谁顺手就摆弄一下那人的头或耳朵,再走出去。有人在被洪主任摆弄过耳朵后直说厉害,说别看老头笑眯眯的,他那么一摸,你跟你的耳朵就受过罪了。不过,好多人表示猜疑,我们仍然喜好他。